韩式1.5分彩走势图

“无废城市”的山东版图 临沂肥城两模式解题“垃圾围城”

我国每年新增固体废物100多亿吨,历史堆存总量高达600亿-700亿吨。部分地区“垃圾围城”已成城市之痛。因此,“无废城市”试点建设在今年4月份一经推出就广受关注。山东省威海市就入选了首批11个试点城市。

“无废”并不是没有固体废弃物(下称“固废”)的产生,而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通过推动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来持续推进固体源头的废物产生量和资源化利用,最大限度减少填埋量,将固废对环境的影响降至最低,远景目标是实现整个社会“无废”。

在21日闭幕的“2019(第十三届)固废战略论坛”上,“无废城市”建设难点及可行性路径成为热议的焦点,山东的“临沂模式”和“肥城模式”因在固废处理上的成熟做法而获点赞。

十年终成“闭环”

在这次全国11个“无废城市”试点中,山东仅有威海市入选,不过,在当日的论坛上,获点赞的“临沂模式”和“肥城模式”被认为可以为“无废城市”的建设提供一些思路。

“临沂市人口1130万,面积1.7万平方公里,是山东省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市。”临沂市环境卫生管理处处长李刚介绍说,这无形中增加了固废处置的难度,也成就了“临沂模式”的典型性。

“临沂模式对人口密集、多废共生、土地资源紧张、选址难的大中型城市来说,有借鉴意义。”承担临沂固废项目的中国环境保护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魏民乐认为。

经济导报记者从临沂市有关部门了解到,2013年9月,临沂确定了建设以生活垃圾处理为依托,实现其他固废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协同处置的产业园区的规划。由此诞生的中国环保(临沂)生态循环产业园,是国内首家企业型城乡固废资源化循环利用产业园。该项目处置范围覆盖临沂5区6县,总投资20亿元。

垃圾焚烧发电,餐厨垃圾转变为饲料用于有机农业,垃圾渗滤液转化成中水,炉渣制成建筑材料……“临沂模式”所形成的生产绿色化有个渐进式发展过程——

2006年,临沂项目仅承担城区生活垃圾处理,2014年建成餐厨废弃无害化处理项目,2015年建成污泥无害化处理项目,2016年建成动物无害化处理项目。最终,形成了集生活垃圾、餐厨垃圾、污泥等多个固废处置项目为一体的生态循环产业园,彻底形成闭环式运行。

“协同、共生、高效的处理模式拥有自身‘造血’功能。目前,这个园区每年可综合处理生活垃圾100万吨,餐废弃物10万吨,病死畜禽3万吨,污泥10万吨,成为国内较早形成且能有效运营多种废弃物集中联合处置的园区之一。”魏民乐说。

“临沂模式”的亮点还在于突出的节能效果——固废的单位处置成本下降30%。此外,产生绿色电力3亿千瓦时,供气140多家板材加工企业,清洁供暖20万平方米以上建筑,替代燃煤小锅炉300余台,每年节约标煤6万吨。

规划先行到村到户

与“临沂模式”不同,“肥城模式”是规划先行。

“肥城模式”基于政府、企业和公众合作的治理,统筹考虑了城市与农村、生产与生活、种植业与养殖业等环保治理工作,做好秸秆的综合利用、河道的整治、村庄的绿化等工作的衔接。可以让农村的环境污染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理,让农民享受到均等的基本公共服务。

“肥城模式”的另一个特点是,搭建了城乡智慧环卫平台,实现了城乡生活垃圾统一分类、统一清扫、统计收集、统一转运、统一处置。>>下转A2版

项目把城市成熟的环卫管理方法延伸到农村,以智慧环卫的系统为依托,采用机械化的清扫与人工清扫相结合,运用标准化的管理形式,真正构建起城乡环卫一体化的新格局,改善了农村的人居环境。

“‘肥城模式’是从固废的末端处理延伸到了前端,一直到村到户,实现了城乡环卫的一体化,可为中小城市以及农村的固废治理提供示范样板。”魏民乐认为。

面临诸多挑战

“无废城市”作为当前热词,其建设尚面临诸多挑战。

“目前固废管理职能部门交叉,协调管理机制面临很大挑战。”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循环经济产业研究中心教授、主任,国家“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咨询专家委员会委员温宗国,在论坛上说。

持同样观点的魏民乐表示,固废处理设施的规划和建设基本是以县区行政划分为主,受此限制,固废管理无法规模化和集约化。

在温宗国看来,在固废的追踪溯源和全过程管理上,最突出的是工业固废底数不清、去向不明的问题。

据经济导报记者了解,根据2018年度危险废物申报登记情况,山东省产废规模较小(50吨/年以下)的企业数量,约占总数的86%左右,产废数量小但分布点位多、涉及面广,存在小量危险废物转移不及时、环境风险高等问题。

近日,山东省在危险废物规范化管理方面提出新目标:到2020年,力争全省80%的产废量较少企业、实验室危险废物产生单位、机动车维修拆解单位和垃圾分类后产生的家庭源危险废物等纳入收集体系。

温宗国认为,“无废城市”的建设难点还包括系统性问题,在垃圾分类、收集和处置大框架下,基础设施遇到问题。“很多城市并没有固废处理的土地考虑,选址上存在很大的挑战。”

魏民乐则表示,“无废城市”的真正难点在于农村和城乡接合部,农村的面源污染面大量广,资金来源无法保障,治理模式和盈利模式无法打通。

跳出“末端产业”概念

根据试点方案,到2020年,我国要系统构建“无废城市”建设指标体系,探索建立“无废城市”建设综合管理制度和技术体系,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无废城市”建设示范模式。

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傅涛表示,要想做到“无废”,必须针对城市产生废物的各个环节进行系统布局,它已经跳出了传统意义上的末端环境产业的概念。

温宗国认为,“无废城市”建设需要有长效机制来支撑,不能只是停留在试点建设上,而应加强制度建设,比如加强考核、地方立法、出台部门规范性文件等。

据悉,山东省生态环境厅日前出台《关于开展危险废物集中收集贮存转运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便于追溯来源、跟踪去向,意见明确要求各收集试点单位应建立完善危险废物经营管理规章制度等。

(经济导报)